禅心野凫唤文史  参透真谛生奇葩

——解读王飒花鸟画有感    费立强


                                        
  王飒的花鸟画在于精神,有了精神人也就雅致,而艺术的方针就是追求到达既精神又雅致。(作品部分见《国画展厅》)
  因风骚儒雅是人类幸福的生活艺术符号,所以是人都乐意潇洒走一回,尤其是富贵之后的人们更乐意附庸细腻,就算再没有文化的人也不例外。
  又因为风骚儒雅并不是从事文化艺术人们的专利,所以它又是谁都能到达的,然而王飒的花鸟画不仅自身细腻,关头是能让欣赏者从中找到细腻的门径。又因门径是伶俐,所以有了伶俐,王飒从人到画,再由画传递到赏画者,就都得到了细腻。有了这些细腻,王飒就同我们一路与世界上的任何人、任何艺术可以平起平坐而不自惭形秽,并可以举止雅致而游刃有余。
  东方的人生伶俐是天人合一,王飒在表达大自然花鸟虫鱼与风云雪月的声色香韵以及风味神志中也净化着自己的心灵。如王飒笔下的《落晖》、《憩》、《煦风》、《乳雀图》、《闲塘野凫》以及《荷塘小景》等,是体味了中庸之道,还是在自然社会中,人与其他动物互相同等与和睦友邻里找到了自我的存在价值和生活意义呢?
  看得出,王飒的表情是伟大的。因她在呼唤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所以她的花鸟画又追求凡事从我做起,使我们理解帮助了别人,功效都是帮助了自己。社会与自然逍遥了,我们自己当然也就幸福了。王飒的花鸟画邃晓无误地见告人们,当我们珍惜自然的同时,也就是在珍惜我们自己,生态均衡了,自然协调了,我们自己的温饱、幸福和美妙生活还会有困难吗?
  东方的伶俐是人类社会协调大自然的良策,王飒的花鸟画也会是以丰裕显示着东方的伶俐,至于她的绘画技艺与笔墨工法,我虽不因她是美术专业的师者而不克不及横加评论,但还是谦善地留给浩瀚的鉴赏者去另加判别吧。眼前,王飒的花鸟画有如抒怀哲学家们自己的亲身体验,已经为我们指出了一条人与自然协调的阳关大道。在安静的夜晚,当你守在小窗前,望着那光耀的星空,神驰着那美妙的人生境界,吟咏着自己宽广而又和顺的心灵的时辰,若能把王飒的一幅花鸟画移入眼帘……久而久之,我们的身心都与那宽敞豁达的星空、美妙的境界融为一体了,你是否也因实现了人生的超越而得到真实的风韵和雅致了呢?
  正是:
  幽梦一帘花影飒,
  荷清月露放天华。
  禅心野凫唤文史,
  参透真谛生奇葩。

联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