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书辉映自然天成——张灵其人其艺

傅德锋

  
  我和江西高安的张灵先生是通过我主持的“大美张掖首届全国知名书法家作品展”、“大美甘州全国知名书法家四条屏精品展”相识的。张灵先生作为资深中国书协会员和地方书协的领军人物,对我所主持的几次展览都给予大力支持,积极参与,令我颇为感动。因为这样的机缘,我们彼此有了更多的了解和认识,成为了互相慕名的朋友。(作品部分见《书法展厅》)
  张灵先生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末,曾在历史文化名城开封度过了18年之久的军旅生涯。在这一段相对比较漫长的生活当中,他不仅得到了著名书法家李逸野、陈国桢等先生的的指点,在书法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且在古典诗词方面颇受诸多名家熏染,获得很多教益。
  开封是历史文化名城,又是北宋的都城,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聚集着众多书法和诗词名家,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工作生活,无疑为张灵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他天资聪慧,再加上勤奋好学,在老师们的点拨之下,广泛临习历代经典碑帖,很快就具备了较强的笔墨功底。
  他早在1991年,他的作品就入展中国书协举办的首届中国书坛新人作品展,自此一发而不可收,持续在中国文联、中国书协、西泠印社和部队举办的全国、全军书法展上取得好成绩。不仅加入了中国书协,还创作了大量的诗歌作品,并加入中华诗词学会,从此逐渐为书坛、诗界所熟知。
  从其诸多作品来看,不仅具有丰富的信息含量,而且颇有书卷气息。其书以行草书为主,并广泛涉猎篆隶楷诸体。尤喜献之、杨维桢、八大、谢无量、于右任诸家,崇尚并追求古朴典雅、简淡自然之书风。
  张灵的行草书有很多自己的特色,他在用笔上并不十分讲究点画的细致入微,而是在保持大的基调呈现的同时,在细节处理上意到即可,不斤斤于一点一画酷似古人,这与某些学习二王行草者略有区别。因此,他的作品的点画线条给人以率意、质朴之感。在行气、布白上适当借鉴宋代尚意书法(特别是行书)之意趣,看似字字独立而内在气息相连,字形结构不做刻意的夸张变形,而是随形就势,自然生发。疏疏落落,郁郁芊芊,章法和谐自然,团练一气,文气诗意自然流露,给人以很好的视觉美感。
  其行草书在一种大基调的统领之下,可以呈现出多种面目:或二王成分居多,飘逸洒脱;或章草成分居多,古朴稚拙;或宋人成分居多,逸趣横生;或八大成分居多,禅意十足;或于右任成分居多,刚柔相济……但总体上来看又没有太大的跳跃,朴茂、自然、宕逸、洒脱,正是他自我心性的真诚表达。
  张灵在篆隶书创作上也有着不俗的表现,所作以经典碑帖为基,融入自我审美意趣,强化书写性,表现一种高古、质朴、雄浑、博大的艺术追求。这与那些为片面求新求变而搔首弄姿、东施效颦者相比,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近年来,他又对杨维桢书法颇多用心。杨维桢的书法亦如他的诗一样,讲究抒情,尤其是草书作品,显示出放浪形骸的个性和抒情意味,其传世墨迹约十余件,且都是五十岁后所书。故无法探求到他早年时学书的来龙去脉,但从其楷、行草诸体具备的作品来看,功力深厚,其书追溯汉魏两晋,融合了汉隶、章草的古拙笔意,又汲取了二王行草的风韵和欧字劲峭的方笔,再结合自己强烈的艺术个性,最后形成了他奇崛峭拔,狷狂不羁的独特风格,与赵孟頫平和、资媚、秀美、典雅的风格形成鲜明的对比,因其书不合常规,超逸放轶,刘璋在《书画史》中评曰:“廉夫行草书虽未合格,然自清劲可喜。”吴宽《匏翁家藏书》则称其书如“大将班师,三军奏凯,破斧缺笺,倒载而归。”他晚年的行草书,恣肆古奥,狂放雄强,显示出奇诡的想像力和磅礴的气概。正是因为这样的渊源,张灵的行草书也越来越出现奇诡多变、出其不意之端倪。
  他不仅注重在书法本体上下功夫,而且在书法作品的形式构成上也颇为用心。尽可能做到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统一,以不断适应人们的新的审美追求。
  张灵先生在自己取得成绩的同时,还注重培育新人,热心帮助身边的书法同道,时常为他人分析利弊,理清学书思路,指明方向。在他的指导下,不少作者很快就在国展上取得了好成绩。他这种谦虚低调、乐于助人的优秀品质,非常值得人们学习。也正是由于他的默默奉献,书法基础薄弱的高安市,学书队伍整体素质不断提高,高安也一跃成为江西的书法重镇。在各级领导的关心重视下,2012年高安市申创“中国书法之乡”获得成功,成为江西省第一个“中国书法之乡”。
  他在书法创作以外,广泛读书、游历,吐故纳新,滋养文气。尤其喜欢写诗。我在这里特录他的一首《甲午正月汴梁遇雪》以飨读者:“新春大雪至,日夜舞纷飞。大梁尺余厚,万户尽掩扉。旷野少行迹,大道车亦稀。红尘忽天籁,混似洪荒时。有客不能访,闭门读古诗。愿世长如此,清净无尘灰。”此诗语言朴实,通俗易懂,意象生动,情景交融,颇有唐人遗风。
  以他如此之好的文墨功底,假以时日,更攀高境,当非难事也。
  
  
  (傅德锋:艺术评论家、多家权威书画报刊专栏作家、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精英班成员、多家网络书画论坛总版主、特约评论家、学术主持等)

2014年2月16日星期日醉墨先生写于古风堂北窗下

联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