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雅质朴  出神入化

——浅谈著名花鸟画家孙其斌之如同其人品的画品


 
  我与著名花鸟画家孙其斌于2006年初春的一天邂逅于北京,我们一见如故。当年孙先生邀我到他的画室做客,我欣然前往。应该说他是一名“京漂”,他为艺术而“漂”。后闻年过半百的他又到中国美术学院研修深造,颇为其为艺术而献身的精神所感动。适逢他的画集付梓在即,嘱我为序,遂弁言为之。(作品部分见《国画展厅》)
  孙先生以花鸟画名世,尤爱画褐马鸡。他曾拜著名画家祝焘先生为师研习褐马鸡。褐马鸡在他的心中凝成一种化身,成为其生命的一部分。褐马鸡主要分布在我国山西省五台山与河北省小五台山及其周围山区,目前尚存五千余只,系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褐马鸡不畏强暴,勇敢善斗,是英雄的象征。褐马鸡之尾羽曾被用作清朝官员官帽上的花翎,翎毛越多官位越大。为了将褐马鸡画得出神入化,他多次赶赴小五台山褐马鸡自然保护区,对褐马鸡进行观察写生,从现实生活中捕捉灵感。他所画的褐马鸡冠羽怒张,刚正不阿,昂首阔步,意气自得的神态,使人有振奋进取之感。褐马鸡并非难画之物禽,但画家能附于其人性化的意境,所至境界便非凡品了。
  孙先生自幼酷爱画画,沉醉翰墨。他为人正直,淡泊名利,儒雅质朴,德艺双馨。人如其画,画如其人,其人品与画品完美地融为一体。他的画风坚实饱满,气势浑厚,笔墨酣畅,以至画作新意迭出,出神入化。兹予以小结如下:
  其一 讲究构图,孙先生崇尚顾恺之“以形写神”和谢赫“应物象形”的古论,写意花鸟画离不开形,无形则神失意丧。其画作《听雨图》构图大气,全局严整,宾主显明,疏密错落,前后贵穿,开合有度。
  其二 强调情趣,刘勰曰“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经正而后纬成,理定而后辞畅。此立文之本源也”。文以情胜,绘画亦然,写意花鸟画写的是意,抒的是情,看花惹草,触景生情,直抒情怀。画的情趣的高低与画家个人的修养、气质、追求有很大的关系。孙先生处事谨慎,待人谦和,淡泊名利,因此,他的画中所流露出的是清气,静气,正气和真情,是一种博大的人文情怀。他借物抒怀,意味隽永,如《瑞雪兆丰年》,一群褐马鸡在大雪下相互依偎,造型生动,足以拨动读者心灵的涟漪。
  其三 注重技法,沈宗骞在《芥丹学画》编中说“笔为墨帅,墨为笔充”,就是讲笔墨的关系。孙先生重视笔墨技巧的锤炼,他的用笔、赋色不浮躁,不马虎,少有刻意和做作之痕迹。《报春图》就画得很精妙,此画技法娴熟,笔法墨法颇得写意画之要领,故画中流露着春的气息。
  祝孙先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单保华:笔名阡陌,沙岭子。著名作家,已出版长篇小说《杨妙真传奇》、《橄榄梦》等五部著作)

 

联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