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法高古  功性兼备

 ——王文勇书法评述    傅德锋

  我一向并不以年龄大小来判断一个书法家的实际造诣和社会影响力。因为,对于有些人而言,年龄和功力、影响并不成正比。很多学书者,论年龄已是垂垂老者,然书法造诣却乏善可陈,饱受“老干部体”之诟病。而有些尽管身为70后、80后甚至是90后,却连续十余次入展中国书协举办的全国大展,据此迅速崛起于书坛,受到普遍关注。河北王文勇即是这样的80后书家之一,何也?此无他,盖因天资聪颖、方法得当而用功刻苦之故也。(作品部分见《书法展厅》)
  任何人学习书法都绝非是一帆风顺的,成就自我也绝非是一蹴而就的。必定是要经受长期的历练,且当中要面对各种困难和挫折。可谓欢乐与痛苦交织,迷惘困惑与豁然开朗交替,相依并存,循环往复。王文勇学习书法也是如此,从一开始初涉书道时的不无盲目,到后来确立主攻方向。从不断地发现问题、遇到困惑,到后来的不断请教、思考、调整,最终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不断在社会上为自己为家人赢得荣誉,其中之艰辛也是不言而喻的。但王文勇遇到任何困难丝毫不为之所动,而是迎难而上,逐一解决。因此,他在书坛的脱颖而出也就显得顺理成章。
  王文勇尤为擅长者,乃其行草书。从其众多作品来看,他主要出自于《兰亭序》《圣教序》《十七帖》以及二王手札、孙过庭《书谱》等。从其作品可以看出他在这些帖子上用功之深。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技术问题解决得相对比较到位。二是在精神气格上追摹古人的基础上适当融入了自己的理解和发挥,法度和情趣俱备,作品显得耐人寻味。此外,他还兼及楷书和隶书,挥洒之间,多有可观。
  王文勇的书法在功夫和性情方面有着很好的综合体现。书法作品的好坏没有绝对的标准,但却有一个基本的标准,那就是好的作品必须有明显的出处、来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师承关系”。在这个基础上,还要有作者个人的审美思想融汇于其中,也就是我们所讲的“有想法”。《翰林粹言》云:“有功无性,神采不生;有性无功,神采不实。”功性兼备是书法家们毕生追求的目标。好的书法作品中既有可视的点画、结构和章法,也有可感的精神气质。前者由书写者的功夫所决定,后者是书写者的天资和学养所决定。故而项穆在其《书法雅言》中曰:“资学兼长,神融笔畅,苟非交善,讵得从心?”从王文勇的众多作品当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他在长期的临池和创作实践中,已经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挥毫之际,可以达到心手相应、随机应变。
  王文勇书路纯正,注重技法技巧与精神气象的结合。欣赏其作品,既有意在笔先之深思熟虑,也有出人意料之临机生发。点画与点画之间的引带,字与字之间的管领,行与行之间的照应,环环相扣,自然和谐。大小、长短、转折、方圆、疏密、浓淡、疾涩等等一组组矛盾自然显现而又得到了巧妙地化解。点画精到而不板滞,用笔灵活而不轻飘,行气畅达而不油滑,墨色丰富而不花俏。尤其是他在作品章法上的苦心经营,使得每件作品都显得很疏朗通透,有很强的节奏感。如同走进一座设计的园林,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将二王手札、《十七帖》和《书谱》笔意充分融合,笔下轻灵活脱,且能写出多种不同感觉的行草书作品,但在整体上并不感到有拼凑之痕迹。气息高古,格调不俗,文气诗意,郁郁芊芊,流溢于字里行间,使人能感觉到作者饱满的创作激情和良好的综合素养。
  此外,王文勇还善于画画和撰文,其国画水平也达到了一个较高的层次,其书法文章在专业报刊多有发表,文字流畅,见解独到,这在80后书家当中是不多见的。一个成功的书法家,不应仅仅是一个“会写字和能写好字的人”,而是一个既有扎实的临池功底,又有深厚的学问和品格修养的学者。只有书内功夫和书外功夫充分结合,并且在不断肯定自我和不断否定自我,立我破我、毁我塑我中提升自我,才能真正达到成功的彼岸。
  从这个意义来讲,王文勇已经大胆而智慧地迈出了走向成功的第一步,如果立定根本,继续向前,那么,他的未来之前景必将十分广阔。

  (作者系书法家、艺术评论家、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精英班成员、全国各大权威书画报刊专栏作家、多家书法网站论坛总版主、学术主持人)

王文勇書法淺識

徐吉春

  燕趙自古文人淵藪,名流袞袞。書畫者眾,時有清逸之士。書法家王文勇先生即為清逸者也。
  文勇君,謙遜樸誠,清臒雅人,儒學風範儼然。其書法遵循魏晉一脈,猶以二王為重。書如其人,瀟散簡遠,遂別成一格。文勇君木納寡言,勤於書藝,而又博學多思。博學多思者,必增慧也。
  當今之世,書展眾多。趨於名利者,追風逐勢。惟文勇君獨操其守,不改初衷。研窮于二王,點畫布白,深得魏晉之風骨也。眾橫捭闔之筆,若高山流水。皴皴染染,蒼茫自現也。《小窓幽記》雲:“性不堪虛,天淵易受鳶魚之擾;心能會靜,風塵還結煙霞之娛。”能得此境者,幾人與?心靜者,若禪定也。倘能福慧雙修,僅此一靜,便可悟出大千世界。
  吾評書之優劣。首重品格,繼之學養。唐李中《庭葦》詩雲:“品格清於竹,詩家景冣幽。”字畫鑒賞,一觀品格,優劣易分。品格高者,仁義雅懷,詩禮傳家是也。品格低者,以技巧愚人,雖筆墨嫺熟,亦徒有其表耳。文勇兄,品格學養兼得之,其書不傳於卋,孰能為之?
  雅觀其書,焚香煮茗。俗念當捐,塵心頓洗。

                                          歲在甲午初春,子林居士于無相精舍南窗

疏雨相过 独鹤与飞

 ——浅谈王文勇书法艺术    冯剑星

          
  董其昌《画禅师随笔》曰:晋宋人书,但以风流胜,不为无法,而妙处不在法。至唐人始专以法为蹊径,而尽态极妍矣。玄宰之意,晋宋人物于书之技法虽不甚留意,然笔笔自合乎理法也,故其辈书风流有致,意趣天成也。
  我兄王文勇者,其潜心书艺而多年,经寒暑而不易也。其书直取晋宋风雅,于二王法帖,短札尺牍多有精研。其书取法《十七帖》、《圣教序》诸种,深得二王温婉秀逸,灵动自如之丹髓也。其小行草起转而生趣,流动而有味。心洗秋水故其书亦明净爽利,技合乎道以手能摩挲自如。楷贵精严然更贵灵动,草贵灵动然更贵法度。我见文勇兄之行草书,于二王一脉中游刃,于法度间变化挥洒。虽自家面目未成,然气质法度已具。能于当今如此浮躁之书风下,静下心来,弯下头去,潜心临帖,认真作书之人,可谓难得。然我见文勇兄书所具静气、秀气、灵气、书卷气,诚难得甚矣。昔人尝叹息朝学执笔而暮竟勒石,今人何尝不是不学执笔而争勒石?于此碌碌诸公间,自见文勇兄之勤奋刻苦,绰发英厉也。
  文勇兄之书以劲利取势而不失宛转之妙,以虚和取韵而能得秀逸之法。其书如花覆茅檐而疏雨相过,自有清雅明净之意;如流莺比邻而独鹤于飞,能合冲淡劲健之机。清新如修篁鸣涧,自如似惠风卷云。是故其笔下所写岂止是“书法”二字,更是温和之心境也。《白雨斋词话》曰:力量既薄,意境亦浅,专恃一二聪明语,以为新奇独得之秘,不值有识者一笑。此语可戒世之浮躁之人。我师吴悦石先生尝诲我“意气平和”四字,余以此四字为铭训,世之青年能不以此四字引以为戒?如此,文勇兄其人不骄不躁,其书不温不火,堪为当今青年书家之楷模也。
  期冀文勇兄,能将二王能剥茧抽丝,剖理见髓,写出自我之境界,自家之面目。能心无旁骛而精研,不涉冗杂而专心。如此勤奋、专一、静心,假以时日,必有大成也!

略谈王文勇其人其书

任乃俊

 
  初识文勇君,乃四年前之午后,当时我于班上,偶有短信说,乃俊兄近来可忙,我想拜访仁兄,学习书法之道。对于书法我略知皮毛,于人前时有挥毫,多属无奈。便回曰,莫说学习,如有不嫌,可品茗,可切磋,以便互相提高。初见其人,相貌平平,无奇可言。然观其书法,令人惊案。其书静如卧山伏地,内含甲骨秦篆汉简之古法,动若娇龙出海深得张芝张旭怀素之神韵。一点一画之间,凸显楷书之功力,一字一行之间深得魏晋之风貌。尾尾道来,犹兰花之馨香漫侵心脾,醉我不归,情动之时,如高山之流水,恋我忘返.我不禁言道,魏州书坛新星虽众,然要蹬中国书坛之圣 殿者非君莫属,之后我与文勇君交往甚多,其研习书道之深,临池古法之苦,无人能及。虽三九冰冻三尺墨不能开,无一日间歇,虽三伏汗浸赤臂扇不能摇无一时苟且。呼其书狂,书呆,书痴均不为过。古人学书笔冢染池之说于我并无亲历,文勇学书艰辛痴迷于我亲曰,由文勇执笔之手厚重之茧为证。功夫不负有心人 ,去年,文勇书法如东方红日喷薄而出,多次国展金榜题名,堂而皇之地走进中国书法的神圣殿堂中国书协,获得诸多赞誉和掌声。其字也于京城各大报章悬展刊登,获专家学者认可。文勇君为人谦和,品优如兰,字虽独树,性不张扬,虽字字含金,但从不伤百姓求字之心,知者不拒.全当学习.尽显大家风范, 王者气象.看今日文勇君之成功,想当年文勇君之发奋,令人感慨.一寒日,窗外风恋白雪,气象箫萧,室内书友疯狂,举杯换盏,酒盛时,想文勇君虽租居寒舍,犹谈笑风声,意志满满.我便调侃于他,送他宅一对联,上联曰,透风透雨透白雪,下联曰,悟惮悟道悟明月.横批,透悟轩.文勇君非但不以为堪, 反而喜为收藏,也许以此注入改变的动力,文勇更是临池不缀,闻鸡笔耕。从而获得巨大成功。记得王铎老前辈说过,书法之道唯勤与悟,勤能补拙,悟则生灵。还望文勇君勤学多悟,学古人书道之绝妙,悟先贤做人之情操。必是德艺双馨,道惮无量。
 
                                                       任乃俊于甲午之春听雨菴

 

风流有致 意趣天成

——王文勇书法作品赏评    李春雨


  王文勇是一位八零后的年轻人,是一位常常与魏晋秦汉、唐宋明清书家对话的年轻人,是一位在中书协举办的各类书法展上屡屡入展、获奖的年轻人。
  王文勇书法根基深厚,眼界开阔。他遍临《十七帖》《圣教序》《书谱》等诸种法帖,对二王之信札、尺牍也多有精研。王文勇书法以行草见长,兼及楷隶。其行草得二王之妙理,承晋宋之风韵,初步形成了“风流有致,意趣天成”之象。
  笔者认为,行草尤贵姿,尤贵势。有姿可夺人眼球,有势可摄人心魄。王文勇的行草,恰恰是笔法灵动,气脉通连;刚柔相济,意态舒展。正如他的一位朋友所言:“文勇之书以劲利取势而不失婉转之妙,以虚和取韵而能得秀逸之法”。所以,王文勇的书法常常有“养眼润心”之效。
  昨日,笔者欣赏了王文勇的几幅行草作品,审美直觉引发了我心灵的震撼。细细观赏,可见文勇行草用笔有缓有急,“缓以仿古,急以出奇”;用墨有枯有润,“润含春雨。干裂秋风”。他在书法作品中所营造出的曲与直,藏与露,方与圆,断与连,迟与速,枯与润,行与留,平与侧的矛盾统一之和谐美和若坐若行,若来若往,若卧若起,若愁若喜的生命原本状态下的自然美,给人一种顾盼生姿的景象。
  王文勇是书法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所以,他深谙书法之妙。他说,书法家创作书法作品,尤其是创作行草书法作品,就是要元气淋漓,一点一画无不有生命贯乎其间。只有这样,才能使得天人合一,从而使书法抽象的点画线条,表现出生命的活力并带有生命节奏的律动。我们欣赏他的行草书法,确实有一种带有生机活力的春之信息迎面向你扑来,并令你依依不舍离去。
  书法作为一种纯线条的艺术,在表现生命的活趣、动态和气韵的特性上,王文勇已经有了很好的尝试。我们欣赏王文勇的行草书法,时而会见到整幅作品中有一二字十分抢眼。从而使整幅作品令人玩味无穷。正如明代解缙在《春雨杂述》所言:“一篇之中,虽欲皆善,必有一二字登峰造极,如鱼、鸟之鳞凤以为主,使之玩绎,不可名言。”这正是所谓“书眼”的作用。由此可见,王文勇对书法的参悟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
  王文勇书法,还有一点令人十分称道。那就是章法之美。我们欣赏他的书法作品,就仿佛是在欣赏一幅刚刚打开的美妙画卷,似观流水,如嗅幽兰。在与文勇交谈中得知,文勇曾为美术本科毕业,画得一手好画。这使我一下子想到了“字画本一体”的箴言。由此不难推知,他对“物象”形式的敏感必会影响到书法。谈到章法问题,文勇很有自己的看法。他说,书法作品有韵律、疏密、顾盼、参差、贯气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如果处理精妙,自会使章法生动有致。这样,无论是书者,还是欣赏者,自然都会有和谐舒适之感。
  “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可绍于古人”。现在,我们说文勇的书法已经具有了一定的生命神采。我们期望他在日后的学习探索中不断地超越自己,也更加希望他能够超越古人,让他的书法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和震撼。

联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