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看 刘 建 民 的 画

白云乡

               
  在唐代大小李将军时期,工笔山水画的形式即已确立起来,可惜,没有达到一个十分耀眼的高度,在宋初三家写意山水的强大态势之下,仅仅处于一个次要的从属地位。宋代王希孟之《千里江山图》算是工笔山水的一个高峰,而在此后的时期内,文人画一直统治着中国的山水画界。不难想象,相对工笔山水的勾线填色,写意山水的挥洒自如更能适合文人画重天真、重心意、重自然之要求。因此,工笔山水的没落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作品部分见《国画展厅》)
  在近现代,中国画界在想象领域有了巨大的突破,各种形式、面貌的山水画也是层出不穷,用工笔表现山水也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里,并且有了新的发展。刘建民便是其中一位力将,他的工笔山水画工中有写,写中带工,以勾线染色的形式表现的是精神上的超脱,情感上的自由,学术上的独立。一片白云,一座青山,以一种装饰性的语言传达的是他对于山水自然的热爱。而在另一方面,刘建民把工笔与文人画精神之间的矛盾很好地溶解在他的画面中。在线条和色块之间体现的是他在学术上的修养和对山水技法的深刻理解。另外,勾线染色在视觉上的效果往往会出现死板、僵滞的效果,而在刘建民的画中这个问题解决得很好,整个画面浑然一体、墨气四溢,各个形体之间的结合十分自然生动,做到这一点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刘建民的画是用工笔的形式表达其藏匿于物象之后的对于传统技法与时代精神的深入理解,在一山一水间传达的是他朴实天真的人性魅力。

     白云乡(中国美协理事、河北文联副主席、河北师大教授)

刘 建 民 山 水 画

  不同于一般所见北派山水的生辣雄强与黑密厚重,而是雅逸秀润、气象氤氲,刘建民的山水画在工写兼得、淡墨浮动中传递出独特的美感。
刘建民的作品中有西画的严谨造型、冷暖色调处理和现代构成手法,与传统意义上的文人山水也有很大的距离,但从本质上看,依然贯注着中国艺术的基本精神,体现出的依然是东方绘画的审美追求。继承与创新在中国画坛已成为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人人皆无可回避。刘建民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较好地解决了这一对矛盾。
  清人戴本孝诗云:“老来泓颍不嫌枯,扫落云山淡欲无。翻手为淋手颠倒,最分明处最模糊。”其山水画惜墨如金,用笔柔而淡,如一缕烟雾,不见雕痕,营造出一片模糊淡远的梦幻之境。我以为,刘建民的画正与其有相通处。所不同者戴以枯笔淡墨勾扫,刘以润笔清墨渲染;戴纯以意笔挥写,而刘则是在精谨不苟的细致勾染中生动鲜活地体现其主观感受及情感抒发。没有因在表现上的纤细入微、三矾九染而忽略了造型上的写意性追求,画面依然举重若轻,气象流动,正是刘建民山水画的可贵之处。

                     杨惠东(美术评论家、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

心 灵 的 吟 唱

     贾德江     

                   
  工笔方法与意笔方法在一幅画里的并用,本是中国山水画特别是宋元山水画的一个重要传统。明代的沈周、文徵明、唐寅,清代的萧云从、恽南田、吴历、华新罗乃至近代的张大千、吴湖帆、贺天健都善此道。当代著名画家刘建民继承了传统的精华,所画山水既有大面积的渲染,局部的泼洒和没骨的点皴,也有细笔勾勒而以精致的点、线和皴擦为骨,追求一种传统风骨与现代审美相融相合的新面貌。更为可贵的是画家善于吸收西画之法,强调艺术的构成形式,讲求色彩的冷暖运用,重视黑、白、灰的种种层次,水墨互动、墨色相撞,形成有主有次、有对比有统一的调子,构成一种宁静和谐、雅丽清逸的情境。
  刘建民是一位富于创造精神的艺术家。当他以太行山脉、江南山水、陕北黄土地和古镇民局之景为画材时,走的是主客一体之路,即写自然山川万物,染有强烈的主观色彩。他不似任何特定地方的景物,而是在“胸贮五丘”的基础上,打破真实空间,重建空间新秩序。但这类创作中的景物又分明来自祖国的南北大地,源于他的目识、心记与写生,具有强烈的性格特征,其实是以主观化的艺术形式表现了经过提炼加工了的客观。他是大自然的学生,但他不做自然的奴隶,他不描摹自然,而是以心灵化合自然,从自然中取其美质,取其意象,重组画面的景象之美。
  假自然之象以寄情,求真美意趣于一体,刘建民正走在探索的路上。他的创作实践透露出他对东西方艺术精神的理解与体悟,他的创作经验让我们考虑到诸如如何处理主观与客观、生活与艺术、西方与东方、传统与现代、对景物写生与因心造境等问题,并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成功的范例。

  贾德江(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安徽美术出版社美术编辑,《送情报》、《一江春水向东流》、《拂晓》等插图作者)

心灵与大自然的交融

——读刘建民的山水画    李 延


  刘建民的山水画,在理性的构成中,更注重情感的抒发。看他的画,总会不知不觉地被引向苍翠的峰峦间,蜿蜒的石径上,奔腾的小溪边和柔曼的云雾中。他喜欢洋溢着生命力的春山吐绿,迷恋夕阳下的故园新居,以及万山红遍的秋日山峦和朔风扑面的太行山谷,画家视山水为生命,山水成为他毕生讴歌的对象。他的山水画既保留了北方山水的浑厚、深沉,又融入了南方山水的清新、秀雅。
  中国山水画艺术,从隋唐到宋元明清,在这漫长的一千三百多年发展史中,形成了自己独特而完美的表现体系,曾一度成为中国绘画史的主流。在中国画创作题材、形式、风格繁富的今天,山水画仍深受人们的偏爱和喜欢。山水画传统的理论和技法是前人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但古人之须眉不生今人之面目,天下的名山大川,变化多端,风格各异,仅依赖于传统技法是难以表达的。看过刘建民先生作品的人,都情不自禁地被他独特的表现手法所吸引,画面有似西画般的细密和逼真,又以传统文人画特有的水韵墨味对严谨细密的画面形成补充,使物象不仅具其形,而且更传达其自然生命的状态。
  刘建民先生近期的创作,我们权且称为工笔重彩山水画。虽然也显示出画家讲究笔法墨韵,但终究不是传统意义的文人山水画;虽也有或浓或淡的色彩,但不是传统青绿山水画;虽表现山水树石的质感、肌理,但不追求油画或水彩风景那样的笔触。他的重彩山水画是中国画的功底和现代思维的结合,具有独创性,其绘画思维、形式和语言告诉我们中国画必须坚持自己的传统。他从中国传统山水画起步,追寻于李唐、范宽,觅迹于远山、幽谷,把江南的酣畅、灵秀和静美融入太行山的阳刚、苍茫和高爽;既磨砺传统笔墨又兼顾现代构成,是自然节奏与人文节奏的统一。中国传统绘画讲究以行媚道,寄物明志。从他一幅幅作品中不难看出画家不是简单地再现自然,而是出于一种对自然山川的眷恋之情,抒发一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其作品中,太行山的四季晨昏呈现着不同的面貌,有杏花春雨,红叶秋歌,寒林雪景;有晚霞染红的远山,白云深处忽隐忽现的峰峦,每一幅画都是大自然的无私赐予,每一幅画都倾注着他赞美自然的情感。他认为一切技艺都是为了表现的需要,技艺一旦脱离艺术家的思想便失去了生命。绘画是视觉艺术,首先应该愉悦人的视觉。他没有采用时下流行的抽象符号,而是采用了人们易于接受的工笔重彩形式。
  传统山水画最重意境的表达,刘建民先生的作品“意多于境”,是偏于“工”而兼带“写”的“意境”。他用笔墨寄予山水无限情意,走遍了南北山川,无数次的写生,再经过整合、重组和提炼,创造了山水画的“无我之境”。其山水画的另一个特点就是为观者构筑了一个精神家园。在追求回归自然,反朴归真的当下,他的山水画在大自然被框定的静穆中追求永恒的超脱,为心灵建构绿洲,为精神寻找家园。他的近作《左权县志》、《秀岭草香》和《圣土》等就是这样一方人间净土,这样一处放牧灵魂的绿洲。其山水画意境不是虚无缥缈无法依托的彼岸,而是一个实实在在可游可居的世界。
  古代山水画多采用全景式构图,追求大山大水的描绘。刘建民先生的创作在控制宏观的同时更注重山川的局部描绘,在空旷雄浑中见精微。精微刻画与豪放写意形成强烈对比,既增强了画面的节奏和韵律又增强了画面的空间与深度。他画蕴含着自然造化之美、浑厚苍拙的山川巨石,也画恬淡自然,充满野趣的小品,溪水潺潺从山涧逶迤流来,绕山远去……给观者留下充分的遐想空间,使得画家和观者的心灵得以沟通和交流。
  笔墨是中国画的灵魂。画家作品中的笔墨已不仅指技法,更不是工具,而是一种创作意识和艺术理念,笔墨的内涵已经超出了中国画艺术形式本身的意义,成为风格的载体。在他的许多作品中,都运用了严谨、工整、缜密、细腻的表现手法。他用工笔的线描刻画草木的葱笼和岩石的质感,于精雕细琢中透出阳刚之气,在万物交响中蓬勃着生命的律动。传统笔墨强调“骨法用笔”就是用线造形立其“骨”,从而界定景观物象的整体框架,他作品中的线不是锋芒毕露而是融于山石之中,这些隐含的线不仅立“骨”,而且写“神”。“没骨”却处处有“骨”。他把笔的功能发挥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整个作品的形式感和韵律美几乎全从层层渲染中呈现。真正达到了笔随意进,意从笔出的意境。
  刘建民的山水画多是绿色的。山水、云树都是绿色生命集聚的空间。即使是苍老的峰峦,在墨分五色中依然有绿色的醒悟,它承载着绿色从遥远的历史中走来。有时,画中用色是赭石、硃磦,却依然满目绿莹,绿色扑面。画家既注重墨的浓淡、干湿,有时又大胆地改墨为色,从而形成大片的色块,氤氲的色团。如《故园新秋》中的层层红叶;还有《碧山清流》中的淡淡远山。这就使他的山水画获得了更加写实、更加逼真的艺术效果。尤其在画面的核心部位笔、墨、色兼具,以西画般的精密曲尽山水草木的天然形态,使他的作品色彩明丽,气韵生动。
  精神走向的当代性也是刘建民作品的一个突出特点,一些作品融入了现代构成手法,那些若隐若现的色块分割和文字,如碑文般出现在画面中,带给读者一股悠悠的怀旧情思,但他的山水画总体给人的感受是情绪饱满、昂扬向上、充满生机与活力。他笔下的春景,青山白云,洋溢着成长的喜悦,他画的秋天,“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充满收获的豪情,绝无衰飒悲凉的况味和伤感凄怆的情怀。水是画中诗,山是诗中骨。他带着感情画山水,总是让人在读画的时候感受诗的语境。有时如一首稚趣的童谣,有时又如一首夕阳的唱晚。总让人感到诗情化山水、诗魂落丹青的诗意美。
  在艺术多元的今天,他不逐潮流,在山水画领域辛勤耕耘,近年来,其作品多次在全国性展览中获奖,众多作品倍受收藏家的青睐。
有人说,刘建民的山水画画的是山水精神,他让山水的精神在时空调遣、历史叙述和大自然的组合中表达得时而坦露,时而含蓄,时而跃然纸上,时而隐匿于烟云漫涌之中。不管是画得显山露水,还是云遮雾障,他在画中注重养育山水精神。山水画是有精神的,刘建民的山水画是心灵与大自然的交融,精气神弥漫在他创作的青山绿水中。

李 延(美术评论家,教授,北京皇城艺术馆艺术总监)

联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