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空山境 林花烂漫开


——廖亚辉先生的书法境界    程龙伟


                    
  韩昌黎《石鼓歌》云“羲之俗书趁姿媚”。韩氏就石鼓而言,以篆籀为雅,以真行为俗。其实此说极偏颇,篆籀又何尝无媚姿?书艺雅俗之分野并不在于书体,雅与俗抑或遒劲与姿媚皆在于书者心性。故而中国传统艺术之诗、书、画、印,其本真之美非在形式,笔墨刀法实为艺术家之心迹,即创作者心性、修养、学识之表现。换言之,中国之诗、书、画、印诚为艺术家综合人文学养之自然流露,若非根植于诸如人品、学问、阅历之丰厚土壤里,艺境断难提升。诗、书、画、印亦能反哺从艺之人,可养人之正气、文气、风雅气,又可养人之真心、纯心、脱俗心。书家廖亚辉先生擅“二王”一路行草,其作品经由心性、学养之浸染已呈现出流水空山之境、林花烂漫之态。其笔法意趣直指古人心性,故书作之清雅直追“二王”,一尘不隔。(作品部分见《书法展厅》)
  廖亚辉,安徽淮南人,亦署老披、披云、披云轩主人,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淮南书画院副院长。廖亚辉先生二十余次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重要展览、中日书法交流展、全国邀请展。《中国报道》《书法》《书法报》《书法导报》《青少年书法报》《安徽书坛》《水墨视点》《河北日报》等数十家报刊作专题介绍。作品由多家博物馆、纪念馆收藏,多次获得政府奖,并出版有《中国实力派书法家——廖亚辉》、《停舟一望——廖亚辉诗词书法》、《墨痕心印(合集)》、《荷香十里(合集)》等书法作品集。
  廖亚辉先生沉于传统书学,其书法参学“二王”,亦流连于张旭、怀素一路,更熏习于诸家之长而出之自然,作品呈现出散逸雅致、淡远俊朗的风貌,极具明人幽趣。观其书写,但见笔尽其力,墨在毫中,悠游于纸上,浓淡轻重间自有云烟卷舒翔动之气,而无迟疑钝滞之机。字字点画飞动,有血有肉,在开张中有聚散,遒劲中见清婉,却又能结构安详清雅,极具六朝风度。偶有奇绝处,并非不妥,譬如文用僻字,诗押险韵,点化陪衬,转见丰采。著名书家周俊杰尝评价其书作云:“无论用笔、结体都有一种奇崛、爽朗之姿态与意味,俨若大家随意为之,在规范中显出自如。” 诗,心声;书,心画。书画皆本乎性灵,为人神清骨爽,书作则自出手眼,天趣酣足。此种弥散于字里行间的恬淡自然、格高韵雅之趣味,定会使赏阅者顿觉朗润清华之气,扑人眉宇,一洗俗目。
  艺术家独寓一室故可悠游艺境而得天趣,然集其所作,聚而展出广为传布,正可滋养于大众,亦为文脉之传承。故而,前年廖亚辉先生接受了澳门基金会、香港城市大学等机构之邀请,分别于香港、澳门、广州等地举办书法巡回展,取得圆满成功。《中国日报》、《澳门日报》、《文汇报》、《大公报》、《华侨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香港文化产业报》、《中国文化新闻》、《明报》、《信报》、中国网络电视台等十余家媒体报道了展出盛况。廖先生此次展出的行草作品多达情放意的真率之作,“信手写来,洋洋洒洒,在即兴中横生妙趣,书卷之气也较浓重。”(曹宝麟尝语)展出作品中亦有长卷,发乎情性,来去无碍,自由而朴拙,有些片段“下笔已到乌丝栏”。诚如著名书法家华人德曾言:“廖亚辉君笔性甚佳,颇见才华,学王已入堂奥。部分作品已有‘白云初晴,幽鸟相逐,眠琴绿荫、上有飞瀑’的境界。”巡回展期间,廖亚辉先生还向澳门基金会、香港城市大学赠予作品,作为澳门基金会、城大之永久收藏。数家报刊亦对其艺术成就给予高度评价,称“廖亚辉不但擅长书法,亦是一位诗人”。《中国日报》称其为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之“文化大使”,《大公报》称他“为城大校园增添了一抹清新古韵”,《文汇报》称“古风飘入了本港大学”。
  往昔,东坡赞米芾有“清雄绝俗之文,超妙入神之字”,米氏起而自辨云:“尚有知不尽处。”诚然,欣赏廖亚辉先生之书法确如行走空山流水之间,一路林花烂漫,目不暇接,真有知不能言,言不能尽之意也。

联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