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怡孮、刘清涌、李魁正等名家为赵秀勋新编画谱作序

 

  郭怡孮《新编花鸟谱·总序》:
  秀勋为《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著包括梅、兰、竹、菊、荷莲、牡丹在内的一套新编画谱。这套书是承传、学习、研究美学、画理、技法和体系等方面的重要工具书。经秀勋几年的写生、创作多方面的勤奋努力,他的画和书都有创意,有个性。我认为其主要特点:一是认真总结前人的创作经验,并有新的创意。这来源泉于他对中国花鸟画发展趋势的准确把握。同时,既保持传统,又注意强化时代精神。二是深入生活,探索客观物象的真谛。秀勋吃得下苦,研究的深入,从他大量的写生和白描作品中,不难看出他的作品所具有扎实而深厚的基本功和鲜明的个性特点。三是他将中国画的花鸟画科的花鸟,从具象形态和抽象艺术形态相结合的学科角度,由相、品、态等方面入手,使其作品既继承传统艺术的精华,又有新的时代精神特征和个性风貌。(作品部分见《国画展厅》)

  刘清涌《新编兰谱·序》:                            
  在我国传统的“四君子”画中,画家多以物言态,寓兴于水墨丹青之中。如以兰花柔美谦和、素心高洁的品性,寓寄着忠贞不渝、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并以兰花的品性来象征人的品质或借喻画家的人生际遇和理想情操。秀勋先生的兰花画,表现了我国兰画的时代新貌和画兰技法的多样性,为我国兰画艺术走向世界和未来铺垫了路子。如作者那些富有生活气息、线条精致、意境深邃的兰画作品,给人以新的启迪。这种中国花鸟画中的画兰,不仅可用传统的水墨形式来表现,更可以用线描、工笔、重彩等多种形式来表现。这对于兰画融入东西方的现代美术理念有着重要的意义。

  李魁正《兰与画兰·序》:
  赵秀勋的画和他编著的《画与画兰》、《兰竹画法二十四要》等都有线描写生和白描作品及其论述。他多年来一直坚持写生和白描创作,其白描兰竹作品尤其注重气韵生动,自然天成,线条遒劲,多次在国展上获奖、入展。这是他坚持从基础做起,循序渐进得到的回报,也是他敢于向艺术殿堂的某个领域纵深探索的成果;更是他多年来实践花鸟写生以及进行白描创作的体会和总结。

  王莲英《新编牡丹谱·序》:
  我觉得更值得一提的是画牡丹的格调问题。毋庸讳言,由于许多画家对牡丹既不扎实地写生,又不深入的研究,而粗制滥造,使之牡丹失去了其高贵的特质。从赵秀勋先生画牡丹的总体面貌上看,无论是写生、白描、工笔和写意等作品都很好的把握了牡丹的形式美和内在美的关系,既画出了牡丹的端庄、华丽的气质,又表现出了牡丹雍容华贵、洒脱飘逸的精神内涵。从赵先生的牡丹画中可以看到,只要深入生活和注重笔墨上的创新,就可使牡丹的艺术形象与大众的心灵向往产生共鸣、达到美学上的同构性。

  张启祥《新编梅谱·序》:                                 
  读秀勋先生的梅画,首先感到的是梅花的精神、气息和内涵扑面而来,使人愉悦和震撼。其次是线条的柔美和水墨的韵味,让人陶醉和享受。我认为这来源于作者对梅花的深入了解和绘画上扎实的基本功,以及格高韵逸、铁骨冰心、香傲苦寒和先天下而春的博大情怀。
 
  杜凡《新编竹谱·序》:                                
  我喜欢秀勋先生的画和他著的书。他的作品具有深厚的内涵,如他笔下的竹子,蕴含着中华民族的精神气质和我们追求的精神寄托。读他的画和著作,我们可从中得到愉悦;得到满足;得到赏心悦目的享受。他大量的竹画作品,从写生、白描、直到工笔和写意,使读者有章可循,有“戏”可看。这一切不仅需要作者有知识、执法、气魄和能力等综合的素质,更需要有科学的态度,方能为之。

  黄国振《新编荷莲谱·序》:                                    
  秀勋先生画莲有写生白描和勾勒填色、有重彩和淡彩,也有水墨写意,其写实功力深厚,用笔遒劲,水墨淋漓畅快,形神兼备,技法娴熟。这源于他对荷莲的熟悉和写生。他来园里写生一写就是几十天,或游人如织,或烈日当头,他都是那样投入和专注,丝毫影响不了他。所以他笔下的荷莲构图严谨、造型准确,能工能写,意趣浓厚。那是从生活中来的,从继承传统上来的。只有投身到时代的潮流,方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作品,这可能是他成功的秘诀。

 

     尽得传承之力自然之气(代序)

郭怡孮

  我国传统绘画中有好多是搞学文或从政的官员,中晚年才转向专业绘画,且大家辈出。秀勋初学文学,后在基层任农业、环保部门的主要领导,长时期与农村生活打交道,但政事余暇,绘画创作从未间断闲搁。崔子范先生回老家莱西居住后,即拜崔老门下,常期受其指教,画艺大进。直到本世纪初,秀勋辞去公事,专心绘画创作,参加我主办的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高级创研班。他勤学苦练,逐渐显示出他学习、领会、把握艺术创作的能力,悟性很高,进步极快。
  他虽然不是绘画科班出身,但他有他的优势。首先他是学文学的,有极好的文学修养和文字能力,比纯学绘画的要强。他狠补了必需的基本功的锤炼和积累。几乎走遍全国的名园阆苑,写生数量之多十分惊人!而且抓住物理、物态、物情这些关键的环节,速写、慢写一齐整,很不容易,他对把握生活和造型能力诸方面超出一般。他一边写生、一边创作、还一边写书著作,已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了梅、兰、竹、菊、荷花、牡丹等多本教材式的书。写书要搞研究,要创作范画,要讲出道理来,而且著作发行要受欢迎,那就要深入地学习和实践,探求领悟艺术的真谛,这对他自身的不断进步大有俾意。
  秀勋宝贵之处是有一种草根精神,这种精神就是生活的磨砺和不耻下问,勇于实践的美德和气度。专业精神是对艺术脉络,历史走向和创作经验的准确把握和实践。他理性地把握对传统和自然的感觉,重视对写生的提炼,注重在继承传统上体现艺术的独特个性。他对待创作态度严谨,其作品既能工、又擅写,讲究线条和水墨,收放自如,遒劲酣畅。画象即有“落墨法”的逸韵,又有现代艺术构成的多种元素。由此可看出当他的草根精神与专业精神结合起来时就显示出不一般的艺术风貌。
秀勋对要表现的自然物象有一种天生的灵感和理解,一草一木,一花一鸟他都能铭记在心,并用荡漾的感情用艺术语言表现出来。这和他长期生活在农村和从事环境及农业领导工作有关,这种优势比单一学绘画与一般花鸟画家都不尽相同。由于他对传统和生活的深入理解,以及勤奋地努力及创作中饱满的感情投入,所以可尽得传承之力和自然之气,这一切确定他艺术的美好未来,我对此充满期望。

                                    
                               二O一三年季冬于北京怀柔

 

联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