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啊! “遠馬”!2004-2014何远鸣画马

(2004年金秋,何远鸣在加州住地,收到一封来自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的信)

 

  (原文如下):

  尊敬的何远鸣先生:
  非常荣幸的收到您慨赠的画作《奔马》及个人作品集,我非常喜欢,致谢。
  何先生从事绘画创作多年,精于年画、水墨画到泼墨指画的创作,90年代来美后,将自己对西洋绘画的直观体验与东方绘画艺术深邃清新的特点结合起来,开创了“重彩 写意画”的新型画法,表现出了很高的造诣,赢得海内外一片美誉。
  感谢您为中美文化交流及两国关系发展所做的卓越贡献。
 
    此致 秋安


                           彭克玉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旧金山总领事

                           二OO四年九月十六日

 

神韵大气  纵横驰骋 

  ——何远鸣画马赏析    晓 阳 

  下笔沉着痛快,线条精练概括。何远鸣笔下奔马,强调气韵、夸张动势;大胆舍取结构,着力于画面形式美与笔墨构成之整体感;粗犷的线条,响亮的色彩。何远鸣 “云天奔马系列”,展现为一种“流派、技法、鼎新的视野”。(作品部分见《国画展厅》)
  何远鸣以大气磅礴的中国笔墨画马,变形、夸张、大刀阔斧,把传统笔墨尽情发挥。他笔下这些波澜起伏的线,细细品来,已不单是东方人习惯的传统的中国画白描的线,不单是人们通常说的书法的线,更多的是饱蘸时代色彩的大写意的线。“云天奔马”彰现代气息,扬中国精神。画家胸中奔放的马魂,散发一种人格性情的魅力。在他的新作中,其马头之点睛-点耳-点嘴等意像符号的提取,更是区别于古今中外任何一个画马的艺术家。独具匠心,耳目一新!鬃毛和马尾以一笔或一笔为主画成。这些最有特色,闯激画面的闪亮触点,尤其能够把中国毛笔的性能发挥极至。挥毫尽兴,笔笔生发,他画的是一种情感、一派心境。明快响亮的节奏,流动有声的气韵;是画家生命之魂的律动。笔墨色彩只是工具,马只是载体,马即是我,我即是马-画家独特的精神追求与境界。他以中国人特有的灵性,将抽象的绘画元素结合中国画语汇“云天奔马”,中国文化之马!  
  观大家画马;徐悲鸿先生之作结构严谨,黄胄先生之作生动飞扬,贾浩义先生之作厚重壮美,韩美林先生之作装饰灵动。而何远鸣先生之作神韵大气。纵横驰骋的笔触是画家精神灵性的升华。画面越是简絜,视觉冲击就越是强烈,越是能产生怦然心动地共鸣。  “云天奔马”借鉴最优秀的中国传统笔墨符号,独往独来。韩干、赵子昂之马自有特定历史时代,而粱楷“泼墨仙人图”却超越永恒时空。如果说,徐悲鸿等画马重在马的形象的再现,而何远鸣画马则重于马的精神的表现。他以其独特的笔墨,造形,色彩-等绘画语言注入现代情感。也难怪有那么多当代人对他的作品共鸣和喜爱。甚至于全球最高酒店-丽思卡尔顿The Ritz-Carlton Hong Kong酒店收藏,同时放大制作成大堂天花顶壁画。并命名为“天马行空”。
  艺术总是激情和符号的完美结合。何远鸣的艺术成就,是用古老的中国笔墨,创造了 “不东不西、亦东亦西” 贯通东西又超越东西的新作品。他画的马,区别于历代和当代任何一个画马大家而自成体系。美国画家迈克先生高度评价何远鸣作品,他欣赏这些作品生动的韵律和动感的线条。认为这些作品具有丰富和深刻的内涵。他甚至说要教育他的学生们应该这样来作画。贾德江先生评论何远鸣的“泼墨重彩意象马”,“摈弃了传统国画中用笔方式与造型桎梏,大量吸收西方现代绘画中观念并将其与中国画的泼墨、勾勒、点厾等较为自由的用笔、构图结合起来,形成了“当代彩墨” 的新格局。意象单纯、墨色淋漓,奔马纵横驰骋。清丽鲜艳的色彩冲击与彩墨交融的氤氲之气构成了何远鸣《奔马》系列作品的独特面貌,即以其丰厚的内涵显示着现代美感魅力,以流动洒脱的形态蕴涵着东方的文化精神”。“以泼墨泼彩意象造型去表现骏马奔驰的神韵, 尽得一种空灵之气与浑然雄健之美”。
  艺术没有国界,何远鸣奔马,噫吁嚱! 奔马云天!

東方情調 現代意韵

     贾德江

  也許,生活給了他太多的感受,而他卻不耽于思考與表白,只是在偶爾的猶疑與懮郁間,將心間萬象泥凝定於畫面,不是悲吟 ,也不是歌唱,只是自由而豪放的抒情。
  這位從大巴山村走向世界的畫家,雖名重海外 卻依然平實、質樸、坦誠、低調而不肆張揚,對人一片虔誠。他的畫 ,正如他的人,貴在一個真字,只有那些有自己真誠追求的畫家,只有那些敢情真摰,感受真切的畫家,只有那些獨立卓行,不肯囿于古人藩籬,不肯依傍他人門戶的畫家,才能做到人畫如一,畫如其人。
  何遠鳴的畫風正和他的為人一樣,平易中見淳厚,質樸中寓心靈,他畫畫、做人,都是憑真功夫,實實在在,坦坦蕩蕩,始終堅持自己的信念和追求,對藝術一片虔誠。他的性情就如大自然的朵花野草,在五月的清晨,兀自美麗,兀自芬芳。
  何遠鳴修養全面,畫路寬廣,題材頗為廣泛,人物、動物、山水、花鳥,幾乎無所不畫,然而他最愛畫也最常畫的,卻是奔馬與家鄉的靈山秀水。
  其實,表面平靜如水的何遠鳴,內心卻湧動著萬頃波濤,他那種不甘寄人籬下、一心創新求變的鴻鵠之志,傾注在他的潑墨重彩意象馬的探索上。他選擇了中國畫中的水墨為主的色彩行態,摈棄了傳統國畫中用筆方式與造型桎梏,大量吸收西方現代繪畫中的觀念、形態與手法,尤其是西方繪畫的色彩觀念與用色技巧,並將這些與中國畫的潑墨、勾勒、點厾等較為自由的用筆、構圖結合起來,形成了“當代彩墨”的新格局。畫面意象單純、墨色淋漓,奔馬縱橫馳騁,各盡其態,盡傳其神。清麗鮮豔的色彩冲擊與彩墨交融的氤氳之氣構成了何遠鳴《奔馬》系列作品的獨特面貌,即以其豐厚的內涵顯示著現代美感魅力,以流動洒脫的形態蘊涵著東方的文化精神。
  在他的潑墨重彩山水畫中,這種特色表現的更為突出。他善於將鮮艷的大塊色彩作豐富的變幻,將其變得繽紛而曾層次地崁進飽酣的寫意筆墨之中,並將撞墨、撞色之法適當地選用,更顯出色的豔麗、神秘和墨的潤澤、敦厚。這些筆墨不但非常適合他所選擇的山水題材,而且能使這些古老題材散發出一種清新、亮麗的氣息,並表現出何遠鳴這個四川人那種靈動不澀、流暢不滑的才情來。顯然,多年的國外生活,他也在西方藝術文化的氛團中自省,以中國人特有的靈性將西方抽象的繪畫元素變成中國畫中山川日月草木房屋等語匯,使他這一系列山水作品既有西方風景畫的韻味,又不乏中國畫的情調,既有濃重豐富的色澤,又飽含著對家鄉故土深厚的眷念之情。
  何遠鳴從寫生、寫意、意象的創造到追求氣韵風姿,已擺脫了繁瑣景物形體的糾纏,把自然界的神韻升華出來,從暫時中找到永久,從有限中找到無限,抓住了涵蓋無限的意蘊,已能自由地表現情態之美神動之美,可以肯定地說,他開始向藝術的靈境、化境逼近了。一個走向現代的藝術家,能匯百川于大海,集珍奇于一爐,讓各種文化在撞擊與交匯中,造成動態的非平衡狀態,勇于在開放提純和升華中繼續前進,他的前程是不可限量的。

 

联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