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家品评孟鸣山水画

  贾德江:孟鸣山水画创作中第一个值得注意的特点是,在固定地域拓展山水画审美时空的探索,已成为他的一种意识和行为的自觉。孟鸣是一位睿智的思辨者,面对传统两千年的绘画史,他认真地细致地观察与思考。孟鸣对泰山的体验是深刻的,观察是细微的,表现是主动的,笔墨是鲜活的。第二个值得注意的特点是,现实主义的创作观念和传统的笔墨功底给他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体现在他的创作实践中,这就是,书骨——重笔墨情趣,强调笔墨的表现性;墨韵——重气韵生动,使其具有审美意味的生命律动;山魂——重意境创造,追求象外之象的大山精神。第三个特点是深受齐鲁文化影响的孟鸣,追寻的是泰山的雄厚、博大、宽容的大山品格,形诸于画面,即是力量、运动、气势、张力,是豪放不羁,是大朴不雕,是博采众长的丰富想象,是无人合一的创造意识。(作品部分见《国画展厅》)
  孔维克:孟鸣生于长于那座著名的山,我觉得将泰山用水彩画表现得这么有份量感、庄严感、历史感和沧桑感,孟鸣当属第一人。对山的依恋、对山的感情,使他常常能发现独特的视角。日追夜思的揣摩使他不仅画出了泰山的形质,更难得的是画出了泰山的魂魄:你看那巨石块垒、远山近树,跌宕雄奇、错落有致,雪雨雾霁、畅瀑静溪,潤滋华蒸、浓抹轻布——他的画也像泰山一样雄壮而抒情粗狂而细腻,虚实相生刚柔相济,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就是这样,他写出了一幅幅自己心中的泰山、梦中的泰山。
  李一:孟鸣的山水,最为可贵的是富有生活气息,他笔下的泰山,可称为家山,是泰山人对自己生活环境的体验和感悟,饱含着他对家山的深厚感情,与那些走马观花画泰山的画家 相比,孟鸣对泰山的体验是深刻的,观察是细微的,表现是主动的,笔墨是鲜活的。可以说是日积月累、厚积薄发的结果。在我看来,至少有两点值得赞赏,一是画面富有生气,二是笔墨表现淋漓酣畅。观其笔下之泰山,感觉丘壑是从胸中涌出,从笔底奔走而来,率真见性,笔底有情。画山水,对丘壑熟悉把握尤为重要泰山写生不计其数。。看画看气象,孟鸣笔下之泰山,气象大可观也。
  郭云策:看着他的作品,我想到了“道”这个字,“道”是中国画形式美的内在依据,体现了国画艺术独具的特质。它要求艺术家“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在创作中达到“天人合一”,“物我两化”,着墨处是景,无画处亦妙。应该说这是最高的境界了,是每一个画家终生追求的目标。如果没有人说我有意虚美孟鸣的话,我想放胆地说,他的努力,已经露出了“天人合一”、“物我两化”的端倪。这正是区别艺术家“大”与“小”“普通”与“杰出”的分界。我理解为画家只有在寂寞的坚持中才会获得人生功德圆满与艺术丰美具足。孟鸣先生是一位心存弘毅,才思厚积的学者型画家,对艺术又有着宗教般的虔诚,我深信他会向着更高的艺术辉煌走去。
  王玉琳:孟鸣用国画的语言与泰山对话。笔枯墨润,峰峦迭云嶂,古木插霁表,涓涓细流汇成飞练,直挂云帆,使沉雄的涧谷幻化出生命的律动,而又静穆不事喧哗。更兼一抹夕晖,云岚初起,金风玉露,霜白枫红.名之《秋声赋》,画家笔下的泰山,就变成了一篇可诵读的骈文。孟鸣用水彩和油画相中和的语言与泰山对话。胸腔共的底气豪放成苏辛的词章。波涛荡荡,古树虬蟠,流动和静止,急骤和舒缓所营造的白云苍狗之感,狭泰山的雄古扑面而来。画面如铜汁泼,可聆听到编钟奏响那一刹间青铜的韵律。泰山是孟鸣胸中的块垒,他一直在不懈地控索尝试,用水彩画的清新泽润与油画之厚重张力,再以国画为基本的表述方式来诠释泰山,从而给泰山画坛吹进了一股和煦的清风,人文精神为之一振… …。
  张荣国:孟鸣先生的山水画其主要艺术特色体现在:第一,章法稠密、饱满,布境山重水复,景色郁然深秀。这无疑受到了北宋诸家、王蒙、髡残、黄宾虹、李可染等构图的影响,大山大水气势磅礴,边角小景境界开阔。第二、画中树木、山石轮廓多以焦墨、浓墨、重墨中锋勾出,进而根据物象之需转为偏锋、侧锋、散锋、逆锋以干笔、枯笔连勾带皴边擦,以立其骨,求苍茫之气。再饱濡中墨、淡墨、清墨写出远岫遥岑,烘染流泉飞瀑、薄雾轻烟、卷云清空;或顺势补勾、皴、擦,染等,以得其肉,求润泽高华、蓊郁之气。后再以破笔或散笔蘸焦墨或浓墨或宿墨复皴、点苔提醒,起到画龙点睛、美女簪花之效。最后视效果层层积染,使画面达到厚而不死,薄而不浮,浓而不板,散而不花的效果。第三,画面重整体,气韵贯通,皴法多变,水墨为主,在风起云涌的动感中体现出大自然的勃发向上和生命的生生不息。
  费立强:在孟鸣先生的笔下,泰山云雾缭绕的佛界天梯也表现的那样清新,那样舒展,那样充盈着浓浓的生活气息;泰山那拔天掀地的流泉飞瀑、苍松古柏,更是突出了大丈夫的伟岸傲姿与英雄魂胆。当你详细赏阅孟鸣笔下的泰安理念与泰山景观,由于孟鸣特别强调笔墨泰山的神韵与情趣,所以对一般人眼中的泰山之物象似乎又不太同感,其作品看似四平八稳,实则狂怪不拘,尤其是国画泰山之山与水的关系,孟鸣已完全跳出了前人的窠臼,追求在平淡中取奇,在风险中求稳,浓淡轻重,疏密布局里既可各成风致,又遵守相合传统的堪与学理与风水观念。
  安奈特·麦特斯(德国)孟鸣先生的作品主题鲜明、透过他的作品让人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祖国和家乡的无限热爱。他把东西方的绘画元素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即凸现了中国水墨画艺术的神奇魅力,同时也表现出了西方绘画的光影与厚重,在中西绘画之间创造了交相辉映的艺术效果。他的作品带领我们走进了中国广袤的乡村田野、烟雨的江南水乡、雄壮的万里长城,巍峨恢宏的泰山文化,还有他异国风情的采风印迹。柔和、明朗、秀丽、广阔的风景在画家的笔下产生了优美的色彩和生动的艺术形象,把现实中的形象具体为美丽的符号跃然纸上,让人赏心悦目。
  王圣龙:品读孟鸣的水墨山水,犹如欣赏令人悠然忘我、心灵澈净的古琴曲,悠缓低吟、急转高扬,雄浑不乏清新,苍茫亦见润泽,空灵而又浑厚,重笔墨更重意境。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而意境表现是“受之于眼,游之于心”的心灵感悟之化境,意境的创造有赖于画家性情、阅历、学养、品格与笔墨境界之高下。 “意奇则奇,意高则高,意远则远,意深则深,意古则古,庸则庸,俗则俗矣。”正如倪云林之简逸而每有出尘之致,大痴之旷达而能攫法外之奇。孟鸣先生敦厚儒雅、心胸豁达,传统与造化兼得而渐成自家面目,雄浑苍茫之气得矣。
  严纪照:孟鸣的山水画已在国画坛内享有了一席之地,他的写意山水画浓笔重墨独树一帜,不同于中国古代山水画一脉相承的清雅脱尘,反而有着一种大气磅礴不拘一格的气势,他擅于从简单处入手构绘图画框架,用简单的笔墨营造出不凡的气势,色彩上明暗分明层次感非常强烈,落笔则往往直抒胸臆,令观赏者尔目一新,孟鸣的画作有一股直叩灵魂的力量。作为齐鲁画坛上一员重将,孟鸣一直在追求泰山画创作的极至,在他眼中和心中,泰山的远近、大小都变得清晰入微,甚至于山间草屋,山道行人都葆有着统一的姿态,正是因为身心都溶入了泰山,孟鸣笔下的泰山才能巍峨壮丽,尽现风骨。

 

联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