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 术 照 亮 人 生

——访裕固族书画家郭正英    覃代伦 范志强

  在白雪皑皑、松风阵阵的祁连山下,在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河西走廊,生活着一个自称“尧呼尔”的古老民族,那就是人口仅13719人的“裕固族”。郭正英,一个草原牧民的后代,从祁连山走进军营,从军营走进北京,艺术,点亮了郭正英的人生。2010年1月26日,在国家民委新闻出版大楼里,我们专访了时任国家民委《中国民族》杂志社总编辑的郭正英先生。(作品部分见《国画展厅》)
  高鼻、深目、卷发的郭正英先生首先给记者谈起了他的族源。早在公元前3世纪,河西走廊一带就游牧着一群剽悍的“丁零人”,那就是裕固族的远祖。公元7世纪,丝绸之路从他美丽的故乡经过,联通了时下辉煌的东方文明与时下神秘的西方文明,在两大文明的交辉与碰撞中,裕固族先辈们在水草丰美的色楞格河流域建立的强势的“回纥汗国”,与如日中天的大唐帝国牛马互市。在蒙古人入主中原的元帝国时代,裕固族先人又被称为“撒里畏兀”,已有本民族的服饰,本民族的习俗,本民族的图腾禁忌,本民族的宗教信仰,还创立了自己的民族语言——东部裕固族语和西部裕固族语。但是,憾无文字。可以说,艺术源于民族,多元的血统与多元素的文化基因造就了今天的裕固民族,也成就了中华56个民族大家庭中第一位裕固族在京城的书画家。
  艺术同时源于生活,祁连山下河西走廊中自然环境对郭正英山水画的影响深且远,广且厚,长且久。郭正英告诉记者,他的第一声啼哭就伴着咩咩的羊叫,他的第一步路就走在松软如毡的花的草原上,他的第一次远望就是白云蓝天下的祁连雪山,他的第一次奔驰就是在追风的骏马背上,他第一次敬畏的是黄沙漫漫而又冷漠无边的大漠,他第一次恐惧的是砾石苍茫而又死寂沉雄的戈壁……从小班长到军区参谋,15年军旅生涯磨砺了他豪纵开放、雷厉风行的性格;从小科员到大部委的正厅级领导,国家公务员的工作阅历培养了他对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痴迷。郭正英告诉记者,他一开始画花鸟,久而久之,他发现花鸟画纯粹是象牙塔里的文人艺术,不能充分表现他作为马背民族裕固族的性格与情感,于是他改画山水,而且是西部的、故乡的、纯粹的山水。故乡甘肃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境内大漠与山水那种博大,那种刚毅,那种浑厚,那种苍茫,在郭正英心中,在郭正英梦里,在郭正英画里一览无余。他的《梦随祁连》系列,他的《寄情戈壁》系列,他的《醉梦草原》系列,他的《守望胡杨》系列,无一不是他心仪半生的故乡山水。艺术高于生活,在中国国家画院高研班和精英班研习期间,郭正英先生将故乡山水中存在的“天地之大美”表现得淋漓尽致,神韵毕现。他的导师著名山水画家周韶华先生评价他的山水画思路宽广,用笔大胆,挥洒泼辣,气势磅礴。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先生评价他的作品激情四溢,个性鲜明,语言独特。
  郭正英告诉记者,作为仅有语言、憾无文字的裕固族,在世俗的人看来,能讲汉语、会写汉字就善莫大焉了,遑论集中华五千年文明于一体、博大且精深的书法?但军人出身的郭正英先生翩翩不信这个邪,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因为他深知书法与国画一家亲,国画离开书法,如同孩子离开母亲,草木离开大地,江河离开溪流,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所以他必须“把根留住”。为了有源,为了有本,为了有根,郭正英先生从临欧(阳洵)体开始书法学步,不久回归“二王”正统,仅唐人冯承素摹本《兰亭集序》就仿临50余妇幅,做足了书法的基本功课。打好了行书的底子,郭正英发现中规中矩的行书不能挥洒自己的性情,又开始临写孙过庭的《书谱》,张旭的《古诗四帖》,因而他现在的书风已趋于行草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沈鹏先生评价他的书法运笔灵活,结体潇洒,书风自然,个性鲜明,一言以蔽之:亦秀亦美!
  走出祁连山、走进北京城的郭正英先生正当艺术盛年,从不愿用一两种题材局限自己,始终以发现美、表现美为己任。他认为没有个性的艺术作品经不起历史老人的检验,真正的艺术家必须创立自己独一的艺术语言,要随心所欲而不逾矩。郭正英告诉记者,从艺四十年,他总共创作了15000余幅不同规格的书法和绘画作品,有上千幅作品被国内外艺术机构和收藏家收藏。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郭正英先生不仅是为裕固民族争光、争气的艺术代表,而且是国家民委系统当之无愧的“艺术使者”。2004 年中国政府举办“法国年活动”,郭正英先生支持赠送10幅书画作品在北京——巴黎巡展。200 1年韩国政府“举办中国少数民族服饰展”,郭正英先生有 15 幅作品被作为礼品赠送韩国政商要人。还有200 0年新加坡政府举办的“多彩中国展”,2001年香港特区政府举办的“香港第17届亚洲艺术节” ……郭正英用他的数以百计的书画作品,搭起了一座座友谊的桥梁。
  蓦然回首,郭正英先生进京20余年来,在艺术的海洋里游历,在文化的天地间求索,热衷于社会文化阶层的交流与参与,冲浪于祖国文明进步的大潮中,他不仅成为裕固族唯一的书协、美协全国会员,而且兼任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副会长,中国名家画院副院长,中国民族画院名誉院长,中国民族团结进步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收藏家协会民族委员会主任,中央教育电视台《艺术中国》艺术顾问等多家
机构的职务。
  郭正英先生“发达”不忘回馈社会,富于爱心,多有善心,热心公益事业。故乡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始终是郭正英魂牵梦萦的热土,他一路唱回故乡,分三次为县文化馆捐赠100余幅书画作品,赢得家乡父老的美誉。1999年的内蒙古大雪灾,2008年的“5.12”汶川大地震,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剑胆琴心的郭正英先生一片冰心在玉壶,为有关慈善机构和政府部门捐赠了数十幅书画作品,在和谐社会里不断地尽一个社会贤达人士应尽的社会职责。
艺术,照亮了郭正英先生的人生……


2010年1月28日写于北京澧兰居


瀚墨弄潮西域情

——裕固族画家郭正英画语解读    覃代伦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四时有明法而不议,
  万物有成理而不说。
  ——转引自《庄子?知北游》

  天之苍苍!
  地之泱泱!
  天地之大美在何方?
  四时之明法在何方?
  万物之成理又在何方?


  先贤庄子对天地大美的哲学思考,深深地启迪了裕固族著名画家郭正英。高山峡谷,溪流瀑布,雪山草地,沙漠戈壁,江河湖海,云丝雾影,皆为无可言说的天地大美!在山水画创作中如何“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察古人之全”(《庄子?天下》)?如何达到“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庄子?齐物论》)的山水画审美最高境界?如何超越山水画审美的功利性“乘物以游心”且“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如何追求山水画“澹然无极而众美从之”(《庄子?天道》)?作为裕固族第一位中国美协会员的郭正英既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和责任,又将其作为终身探索奋斗的目标。
  天地之大美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人们只是缺少发现天地之大美的眼晴。山水画大师黄宾虹言: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养育郭正英成长的甘肃肃南裕固族自治县,也可以说无山不美,无水不秀,无草不肥。雪峰连连的祁连山脉,雪线下的高山草场,草场下良田万顷、溪流纵横的河西走廊,走廊中贯通古今中西文明的丝绸之路,丝绸之路沿边的沙漠戈壁,还有裕固民族沧桑历史和悠久文化及裕固族特有的民族精神,皆存留在郭正英少年时代的艺术记忆里。20世纪70年代,郭正英投笔从戎来到文化古城西安,十五年军旅生涯,秦砖汉瓦,兵俑碑刻,汉赋唐诗,关陕风物皆入梦里。可以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正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西域风光,正是“驼铃声声马蹄碎”的丝绸文明,正是“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的八百里秦川风物,成就了画家郭正英!
郭正英坦言:我对绘画艺术的热爱,源自对西部自然风光的憧憬。上世纪八十年代转业进京,中西文化大都会北京使他有机会观摹傅抱石、李可染、张大千等大家精品原作,有机会向范曾、何海霞、娄师白等名家求教。谈及师承,古代画家中郭正英首推北宋山水画三杰之一范宽,范宽以八百里关陕山水入画,其《溪山行旅图》与《雪景寒林图》雄杰峭拔,颇合其审美理想。近现代画家中郭正英首推张大千,张大千壮游祖国大好河山,在敦煌洞窟面壁临摹年余,所画青绿山水,大气磅礴,有关陕山水之神韵。郭正英还是当代山水巨匠周韶华的入室弟子,中国国家画院○七高研班学员。周韶华先生探素“以道藏艺,以艺藏道”之奥秘,呼唤创意,呼唤个性,呼唤大美,力主“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语)。周先生的《大河寻源》系列、《大漠雄风》系列,《汉唐雄风》系列,深深地烙印在郭正英的审美理想中,指导着郭正英的山水画创作。
  祁连山下是故乡,郭正英对故土的热爱深入骨髓。他创作的《追忆祁连》系列山水画,无论《初雪》与《牧歌》,无论《雄风》、《龙脊》与《群峰锁关》,还是《烟云》与《晨曦》,皆沉雄高古,浑厚凝重,气度不凡。他创作的《梦随戈壁》系列山水画,无论《赶太阳》与《大漠之子》,无论《黄昏》与《月色》,还是《大漠清泉》、《西域绿洲》和《河西行》,驼铃声声入梦里,戈壁黄沙随风游,大漠清泉甜如蜜,西域绿州美如诗。雄奇哉!壮美哉!何也?因为郭正英的脑海里一直飘着故乡的云,血管里流淌着游牧的裕固人的血液。因为郭正英遵从齐白石大师“巧拙互用合乎天”的教诲:“山水笔要巧拙互用,巧则灵变,拙则浑古,合乎天。”因为郭正英得到沈周前贤“山水之胜,得之目,寓诸心,而形于笔墨之间者,无非兴而已矣”(《书画汇考》)之精髓!
  郭正英的《守望胡杨》系列,实际上守望的是他的“精神麦田”!我们知道,胡杨是死海般的沙漠里的生命之王,胡杨生千年而不死,死千年而不倒,倒千年而不朽,可以说,胡杨是沙漠民族精神的象征,是画家心中自然英雄的化身。他2007年新创作的《春》,是胡杨绿色的生命歌声;《秋》,是胡杨生命燃烧的亮色;而组画《生生不息》,则是胡杨精神颂的连续剧。他的另一个系列《寻梦北国》,无论《春之音》和《秋之乐》,抑或《桦林之歌》和《秋林似火》,画面布局结构学吴冠中大师以浓墨平铺画面,再以浓重之红、黄、绿色点层层点染,状难言之景列于目前,含不尽之意溢出画面,让观者“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南宋张孝祥语)!
郭正英不仅善山水、画花鸟,而且工书法。郭正英书法以临欧(阳洵)起步,又学过王羲之、赵孟頫、孙过庭诸前贤,师古而不泥古,行笔圆润流畅,结构疏密有度,点线美妙,骨力轫劲,洋溢着天地之精华,人文之精神,个人之意绪。郭正英已体会到“为书之体,须入其形,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喜,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硬矢,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纵横有可象者,方得谓之书矣”的书法之美了。书与画,已被郭正英融为一体了,若能加上诗与印,郭正英就真正转型成传统的文人画家了。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

  (作者系国家民委直属民族出版社编审,中华全国美学学会会员,日本国东京大学亚洲文化研究会会员)

2008年6月21日

 

联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