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变神归书道  惟美出于自然

——著名书法家杜敬义的书法之路

  我与敬义老弟交往多年,虽对书法有些外行,但是每当看到敬义的书法总是有一种精神在鼓舞着我。按其书法发展轨迹写些体会算是交卷吧。通观敬义老弟之书法,行楷隶碑,循之有法,功力深厚,美媚自然,这并非我溢美之辞,而是由衷之言。(作品部分见《书法展厅》)
  幼受庭训成学业,翰墨结缘少年时。杜敬义出生在豫东农村,乃中原文化发祥之地,文化气息很浓。他小时就觉得家家户户门上的对联字很好看,尤其是看到父亲为乡亲们写的春联,他决心长大也能成为受乡亲们爱戴的写春联高手。他把父亲的毛笔字作为第一本“字帖”来临写,父亲也自然成了他的书法启蒙老师了。在父亲的细心指导下,他的写字入门很快。上中学后,他意外得到一本《柳公权字帖》,对于痴迷书法的他自然是如获珍宝,有闲就临,有地就画,从不懈怠。于是,这本字帖基本固定了杜敬义书体结构,并使他成了村中能用毛笔写标语的“小能人”。从此,他对书法兴趣大增,每日临习不倦,同时,他也悟到书法是一个以书写汉字来表达作者精神的艺术。
  上世纪七十年代,杜敬义就是带着那本《柳公权字帖》走进绿色军营的,那本心仪之物成了他工作之余学习书法的主要资料。从而,使他更加认识到,不论任何书体、任何风格,都必须以扎实的笔墨功夫为后盾。没有长期扎实的临摹练习,没有脚踏实地的吃苦精神,没有对审美观的深刻认识,不可能使自己的毛笔字成为真正的书法作品。
  也正因为他这业余爱,受到了部队领导和战友们的重视,多让他从事与文字有关的工作。经过努力拼搏,八十年代,他多次获得省、市书法比赛的二等奖、三等奖。从此,也进一步奠定了他在书法之路走下去的决心。
  一剑在手多磨砺,功夫不负苦心人。杜敬义在获了很多奖项之后,他开始反思了,他觉得自己的字虽然有进步,但没有大的突破,甚至有一种停滞不前的感觉。在痛苦的思索中,他觉得老父亲告诉他的那句“名师出高徒”的话是很有道理的。于是,他决心访名家,拜名家,投名师。1995年,他参加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学习,在欧阳中石、刘炳森和温彦国先生的指导下,开始专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记》,并潜心研究褚遂良。
  从褚书之结构到章法,从点画到线条,从布局谋篇到笔墨特点,他无一不悉心揣摩,体会。褚书的结构章法严谨有序,点画线条清腴飘逸,遒劲妩媚。观其字如在波光月影间徜徉,读其字如沐浴流泉飞瀑,临其字如酒肆醉饮,让他到了忘我之境界。几年功夫,为其书艺打下了较娴熟的笔墨技巧和较扎实的理论基础。
  “书法以用笔为上,而结字亦须用工。”时至今日,历经二十余载,他始终以唐楷之法为本,取晋楷之神,融入宋楷之意,笃志写楷,孜孜不倦,经年寸进,使他对书法有了较深刻的感悟。他归纳的临帖“三个必须”即是很好的例证:一是守定一帖,必须坚持临习,倘使时间不允许,也一定坚持读帖,练习眼力,强化记忆。二是搜集与所临主帖相近之其他名家字帖临习,必须加以改造,融会贯通,为我所用,以储备自己跨越障碍的能量。三是创作之前的临帖,必须以提高作品的创作水平为目的。同时他也大量收集褚体资料,凡是书店、地摊上有关褚遂良或者类似褚遂良字帖的书法字帖,他都不惜代价买到手。如褚书《伊阙佛龛碑》、《孟法师碑》、《房玄龄碑》、《阴符经》、《倪宽赞》和《同州圣教序》等。乃至书体相近的《龙藏寺碑》、《信行禅师碑》、王知敬的《李靖碑》、敬客的《王居士砖塔铭》等,他也收集到手,博采众长,广临薄收。
  春花秋实,功夫不负苦心人。杜敬义书法作品自上世纪90年代后期就开始在全国各大展览中频频亮相。在中国书协培训中心举办的学员书法比赛中他连续四次获奖,在全军一、二、三、四届书法比赛中他都获得优秀奖,在纪念邓小平诞辰百年书法比赛、全国首届职工书法比赛中他都获得过奖项。其作品也多次在中国美术馆、中国历史博物馆、军事博物馆等展馆展出并被送往日本、新加坡等地进行国际交流。多幅作品被毛主席纪念堂及中国驻外使馆等重要场所收藏,而入书入典或刻与碑林之书法更是不计其数。无怪同行们惊叹,这杜敬义在书法界简直成了获奖专业户了。这朴实的语言,无疑是对杜敬义书法的褒奖。
  挑战自我求新变,坚守传统亦自然。中国书法艺术是中国民族艺术中最具代表性的艺术,是世界艺术百花园里的奇葩。书之有法,道法自然,传承有序,才不失本源。当今社会,经济腾飞,求快求新,书法如何变革,这使许多书家感到彷徨。但书法毕竟不是产品,没有捷径可取,没有扎实的功底是绝对不行的。那些“偏、露、浅、歪”决不是学书之正道。
  敬义兄同我说过,他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楷书方面用功是得益于欧阳中石先生、刘炳森先生和温彦国先生的教诲。欧阳中石先生和温彦国先生都告诫过他:“不用管他们怎么样?咱写咱的字就行了”。刘炳森先生也曾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中国字形是美的,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要继承传统,千万不要学那些穷山恶水、死蛇挂树、肢解汉字的一套……”对此传道、授业、解惑之恩,杜敬义一直牢记在心。
  他在学习书法艺术中,一方面是坚定的守护,守是坚守传统,透过刀锋看笔锋,靠近古贤。一方面是与时俱进,吸收精华,去其糟粕,悟其神韵,求变求新。这一变一守使他不断的挑战自我。通过对一部部碑帖、题拔的审读和临摹,进一步了解古之灿烂文化,使其寻找和捕捉适合自己需求的因子,用以打造自己的心中的艺术语言,以积蓄突破障碍的能量。
  书之技法,惟气韵之高低,当于书法之外。杜敬义的行书追求静美,美如婵娟扑蝶;草书追求简便、厚重和洒脱,似蛟龙游天;隶书简便自然,力透纸背,会通古人。他的书法结体匀称、和谐;点画活泼、灵动;章法疏密有度,自然天成。从这恬淡从容、疏朗明净的笔墨中我们能看到书法家心灵和情感,能看出书法家对生活的热爱和对艺术不懈追求。笔法笔势是书之技法,笔意则是书之本旨。真可谓,文则数言乃成其意,书则一字已见其心。


  杜敬义现为北京艺术创作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艺术委员会会员、中国书画家联谊会理事、中国国际艺术家学会理事等职。
  应该说,他在书法领域已经初步奠定了基础和地位,但他总是谦虚地说,他不聪明,他成绩的取得,首先归功于老师的培养教育,归功于朋友和同仁们的指点和帮助,其次才是自己的刻苦努力。他对我说过,他将用毕生的精力,学习和研究书法艺术,为弘扬书法艺术事业贡献自己绵薄之力。他将沿着他的书法艺术之路,永远走下去,走下去。我也由衷地祝福他,不久的将来,能成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书法界的领军人物。
  以上几段只言片语,可能对杜敬义书法之路未能详解,还望见谅。


  作者:王田(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铁流书画院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书画家联谊会副秘书长等职。资深书画评论家)  草于金沟河畔闲耕堂

二〇一二年四月九日

 联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