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名家评说  张录成

  刘大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他的绘画有一种超越表象,切入文化本体,在当代多元文化多重性上展开,使作品既有浓厚的地域性,又有鲜明的时代个性,更深刻地揭示了人们在这片广袤苍茫、亘古天地生生不息的精神世界。(作品部分见《国画展厅》)

  刘勃舒:中国美协原副主席、中国画研究院院长
  何世无奇才,遗之在草泽。唯坚韧者能逐其志。 

  邵大箴: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名誉主任
  他力图突破前人的表现模式,在语言上有所创新,有所突破。……他从传统艺术特别从唐代草原石人雕像粗犷、豪放的艺术风格中吸收营养,运用粗放、质朴而富有灵动感的线条,造成韵律感和节奏感。他用笔自由,用墨泼辣,善于运用对比法和衬映法。以“大”、“重”、“厚”、“放”为其主要特点,形成了自己的绘画风格,受到画界和群众的关注与好评。

  薛永年: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
  张录成的丝路大写意,是厚积薄发的产物,力图使民族精神的厚度与人文关怀的深度结合起来,他以直承汉唐雄风的时代精神为体,以徐渭八大明清个性派的笔墨为用,旁参西欧印象派的转瞬即逝的瞬间感受,实现了形象与情感的融合,笔墨与意象的渗透,直感与远思的结合,山水与动物群的幻化,拟人意义的群体性升华,表现了丝路上的浩渺时空,荒寂中的亘古豪情、交流中的博大文化,新时期群体精神的奋起,与个人的修养结合为一,熔铸成天地的大美和自家大写意的灵魂。无论在笔墨语言的表现上,绘画境界和传统绘画美学上都有刷新与突破。…….他借助草书般的笔墨,在具象与抽象的结合中,构筑独特意象,刷新笔墨图式,表现时代精神。他刚刚年逾知命,就以对传统写意不同流俗的理解,与时俱新,取得了不同凡响的成绩,这是值得称赞的。

  陈传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在当代,张录成笔下的牛、马、骆驼,又向我们展现出新貌,他将生命意识、漠野的壮阔,宏大的气势,刚烈精进的精神,融为强大的汉唐雄风,扑面而来,跃然纸上,图画其间,震撼心魄,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他虽然熟悉牛、马、骆驼的骨骼结构、皮毛、气色,但他省略了。他要的是“重、大、厚、雄”。他放笔横扫,纵横捭阖,浓墨、焦墨、枯墨,在轻重疾徐中见变化,在“务于精纯”的基础上“见其大略”。他创作出气势磅礴、雄浑厚重、深沉雄大的风格,他重振了汉唐雄风。……在当代又有谁能如此表现得淋漓尽致、生机蓬勃呢?正如此,张录成的探索和绘画艺术显得格外可贵和难得,而应当备受人们所珍视。

  刘曦林: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从张录成作品中,或许可以总结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如写实与写意、具象与抽象、意象与心象、不似与不似之似,以及笔墨与造型,外美与内美,感性与理性,哲理与诗情等等关系的把握问题,无不是升华艺术境界的要害问题。……他有类似唐玄奘的那种怀着一线光明而为之奋斗不息的拼搏精神。让我们关注他,看这位来自西极的瀚海苦行僧在未来的岁月里如何更进一步,更深一层,以至像唐僧那样功德圆满,修成正果。

  王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张录成大写意水墨画,是一个当代中国艺术家,在当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时代精神感召下创作的,新的、前无古人的作品。凝聚了画家的情感,凝聚了画家的生命,有一种情感奔涌,生命勃发的力量和气势,表现出雄浑博大的意境。

《古道雄风》  120x500cm  2011年

  徐寒:北京大学教授
  他的画就仿佛带着强烈的西北风,是从天上吹来,从沙漠上滚动,在雪域上扬蹄,在戈壁上驰骋,展示着雄强的生命力,展示着刚烈的血性,展示着古丝路阳光、博大、宏雄、惨烈的美学意境,在当代绘画中难能可贵。

  朱中原:文化学者 美术评论家
  张录成站在中西文化流变的这个高度,进行了艰难的文化思考和笔墨探索。他们西域绘画作品中,为我们重新呈现了一种异样的中华文化图景,他那立足于古丝路的西域绘画,以其热烈、奔放、雄肆和大开大合的笔墨构成,为我们呈现了一种新的美学视界。
  因此,我们可以说,张录成的大写意绘画,是对古丝绸之路的精神重构,是对西域文化、西域名族精魂的审美图解,是对传统中国文人画的现代拓展。无论是在内涵还是在外延上,张录成的绘画都给我们拓展了中国画的审美内涵。无论是张录成的现实足迹,还是他的精神轨迹,都体现出了他是用时代笔墨开拓丝路文化的拓荒者。

  老庄:作家、艺术评论家
  对于古丝路文明,张录成以探险者的步履、寻宝者的眼光、慧浴者的悟性,开掘、博取、吸吮,让其由一个西域文化的痴迷者,成为西域文化的学者和研究家。对于西域绘画张录成则以朝圣者的虔诚、殉道者的超然、禅宗般的执著,求索、创新、突破,使其从一个梦想画“飞天”的少年,成为西域绘画的大家和领军人物。
  张录成笔下的牛、马、骆驼,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牛、马、骆驼,更不是他人笔下的牛马、骆驼,而是异于中原文化熏染下的绘画“符号”,充满着阳光、热烈、雄浑、博大的生命跃动,具有强烈时代气息的艺术意象。他以群牛、群马、群驼为意象构成的大幅作品,有的表现出穿越古丝路文明的残烈、悲壮;有的表现出大漠几度兴衰生生不息的强大生命力,然而这些正是古人所没有的,近现代人也不曾表达的......
  大漠、胡杨、牛、马、骆驼,是西域文化的最富生命力的特别载体与特殊物像,也是丝路文明的特别财富,将这些物像提炼为笔墨语言、美学符号,展示与表达生命之美,是张录成的自觉,更是张录成的智慧。
  在张录成的画笔下,大漠是舞台,胡杨是舞台上最美的风景,而牛、马、骆驼则是舞台上精灵……
无疑,这是张录成用笔墨描绘的、一部西域文化的艺术大戏,也是是一部激越、雄浑、壮美的艺术交响。这交响,是英雄的乐章,悲怆的乐章,更是生命的乐章!

  张录成与众名家:

   

2012年1月刘大为主席点评张录成作品   1996年张录成作品研讨会上与刘勃舒在一起            与邵大箴先生

    

2011年11月央视《人物》张录成专题访薛永年、陈传席    2008年7月和陈传席交流           与刘曦林先生 

    

在巴黎大皇宫展厅与法国五大艺术沙龙主席  央视《人物》拍摄张录成考察新疆岩画   央视《人物》在张录成工作室拍摄

联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