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古亦新  格高韵远

——苏显双 书法平议

  中国书法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特色有二:一是让书法这贵族式的珍玩,从文人雅士的书斋里走出来,成为大众化的艺术形式。有人担心它会失去原先的高雅,沦落为通俗性物类,可谓杞人忧天。然通俗并不等于低级,与同谈玄者言“目击道存”,就看能否“长啸相合”了;二是涌现出了一批献身于书法艺术的探索者,使先前近于断流的书法历史长河重新百舸争流。特别是大批青年书法家的崛起,以排山倒海之势,形成了崭新的书法浪峰。(作品部分见《书法展厅》)
  东北这块丰腴的黑土地,在人们心中是质朴的代表,是粮食的象征。岂知近些年来书家辈出,成为孕育书法艺术人才的摇篮。在各种形式的书法展览及书法报刊上,东北大汉们的书法作品,以其深厚的功力及特有的气质。为世人所称许,显双就是其中之佼佼者。近几年其大作多次在国家级书法大展赛中参展获奖,让人不得不对他的艺术之路充满期待。
  显双外温内热,谦逊稳重,文质彬彬,颇有谦谦君子之风。他自幼雅好书艺,朝夕于斯,孜孜矻矻,可谓如醉如痴,如琢如磨,知之愈深,爱之愈切。但苦于无名师指授,自然走了许多弯路,其甘苦实不足与外人道也。直到1999年有幸考入吉林大学攻读书法硕士学位,其学书道路始入正途。在著名书法家、书法理论家丛文俊教授的悉心指授下,他在艺术观念和书法实践上不断地蜕变升华,为以后更好的攀登艺术高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毕业后入高校执教书法,使爱好和事业相结合,经过几年来的不懈探究,其书艺渐入佳境。给人的感觉是亦古亦新,格高韵远,从字里行间里传达出浓浓的书卷气息。他追求的极至是平淡而不平庸,古雅而不古板,由以前的一味追求作品外在形式的热闹好看转向探求外在形式掩盖下的内在精神气韵的表达,以求得刺激性与耐看性的和谐统一。故其能境界常新,充满了厚积薄发的活力。
  当代书坛创造可分为两个模式:一是植根于传统,从古代书法精品中吸取营养来不断壮大自己,通过量变,实现质变。塑造自我,登峰造极;二是在一定书法基础上注重对历史上非经典书作的探讨,以求披沙拣金集腋成裘,另辟蹊径独树一帜。二者各具千秋,并非对立。前者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后积薄发更上层楼。然常困于前人藩篱而作茧自缚,难以体现个人的精神面貌;后者道路奇险,攀登不慎,颠覆骤至。要达目的,须有超人的才气和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若一味寻丑求怪,在度的把握上不知收敛,便会走火入魔,功力全费。显双书法学习涉猎较广,大凡植根于传统帖学,对合乎自己性情气质者皆大胆拿来,为我所用。近来尤心仪“二王”,醉心“苏米”,并旁参王铎徐渭,同时对当代书家成就也有所吸收借鉴,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反复酝酿入古出新,谨遵孙过庭“古不乖时,今不同弊”的创作理念。试图站在传统和时代的立脚点上,早日写出自家风貌。其作品即有传统气骨,又具时代面目,在笔墨线条中体现出了一种清雅、率真、萧散的超凡气质。
  显双将近不惑之年,尚有很长的路要走,他曾署名“日新”,意在不随流俗转,每日开一新境界,可见其心志。多年来显双已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每天临池染翰,读书索理,致力于学术研究,默默耕耘,所获良多。若以良好的素质,再经过不断的内修外炼,大胆扬弃,定会一步步走向更深、更广、更远的境地。
《大学》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愿与之共勉。

张金梁于吉林大学味雪轩

  苏显双书法作品欣赏:

 

行草 《行无愧怍心常坦,腹有诗书气自华》                        楷书 《杨雄诗》

联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