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黄土情结

徐浩艇

  生在黄土高原,长在黄土高原,大学毕业后又在那里工作了二十多年,熟悉哪里的山山水水、那里的人和民俗。我的第一幅创作《渴》就表现了黄土高原农民的生活,那时我在大学三年级,这幅画出乎我预料的入选了“第二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和罗中立的《父亲》在同一展厅展出。这一作品奠定了我以后创作的方向。从1980年开始,近三十多年的艺术创作生涯中,我的油画作品始终以表现黄土高原的人物、风景及风土人情为主。这也是我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表现面貌。尽管近三十年里,中国的油画曾有过东南西北风的各种时髦风向,我没有在这些“时髦”和“新潮”面前动摇。这是因为我一直坚信:中国应该画中国自己的油画,中国油画应该有自己的审美标准,中国油画应该表达中国人自己的感情,中国油画应该用自己的形式表达……只有自己的感受才是真的,只有自己的方法才是独有的,要去赶时髦,追风向,那永远就没有了自己。从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开始到今天,中国的油画已经将西方各种潮流全部进行了演绎,该学的学了,不该学的也学了。在由于中国经济落后于别人的那个时候,个别西方发达国家以为在经济上可以称霸世界,军事上可以称霸世界,文化艺术上也要称霸世界,西方对中国的文化强权政策和文化侵略与渗透就一直没有终止过。也有西方人利用某些财团出高额,有目的对个别符合他们意图的中国现代艺术作品进行经济上的操作,误导中国艺术的导向和主流向着他们希望的方向发展。中国艺术界内部也有的一部分追赶“现代”的“时髦”人,也在批判和否定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切,中国艺术在一个时期成了落后艺术的代名词。有人提出中国艺术要与“世界接轨”。至此,中国的文化失去了自信,模仿追求西方化成为主流,中国的艺术家处在茫然和不知所措中。中国油画的“风向”一度成为以模仿西方现代艺术各种流派为标准。甚至,审美的标准、艺术表现的标准、情感表达的标准、都以西式为准,真是西方的月亮也比中国的圆。岂不知文化的一统天下将导致民族文化的灭绝,失去艺术的丰富、多样和特色,因而将导致文化的毁灭。通过这些年走过的路,一些艺术家猛醒,惊呼:中国应该有自己的油画,中国油画应该有自己的审美标准和评判标准,中国油画应该走自己的路。否则,中国永远不会有油画!
  我深信中国人的美学观、美术形式是世界美术最具代表性、最具民族性,也可代表世界最优秀的美术。我想我的油画要在吸收和继承中国美学和中国艺术精髓和精神的方向发展。我始终认为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念是美学高境界的思想,我也始终将自己溶在黄土高原天、地、人之中,投入茫茫黄土高原这个黄土母亲的怀抱。这种观念促使我不断地去大自然中写生、感受、体验、扑捉。我曾二十多次到甘肃、陕西、山西、青海、宁夏写生,在那里有画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冲动,给人无穷无尽的创作欲望。我的画大部分是写生的小画,还有一部分是以写生为基础,保留写生的生动、鲜活再进一步创作。可以说我的画里有黄土高原的自然形式的美;西部特有的人文景观的美;受西部古朴的民俗、民风和文化积淀的影响;受憨厚质朴的北方人的感染、陶冶。就是这一切的一切……不时的让我激动、让我如醉如痴,让我形成了我情感精神家园的“黄土情结”。
  我受过学院派的油画传统教育,研究和喜爱过西方不同的油画大师的技法,从米勒、伦勃朗,到印象派的莫奈、西斯莱、梵高,再到巡回画派的列宾、列维坦。我的油画里除了掌握西方油画的工具材料性能和吸收印象派的色彩的表现方法外,更多的运用中国画的美学观念、构图形式、意境表现、透视方法等。我从八十年代就不时习练中国书法,也常常画一画中国水墨山水和大写意花鸟,在这里面我感悟到中国画笔墨精神和意境神韵的奇妙。这些在我的油画里在不经意中有所体现。
也许好多人对黄土高原的认识和印象是荒凉、沧桑、空旷、寂静。但在我的眼里黄土高原是勃勃生机,她既神秘又宽厚、雄浑而博大。我喜欢黄土高原沟沟岔岔的形式美感,迷恋她那和凸凸凹凹的起伏变化的节奏和韵味;喜欢她的色彩灿亮、浓厚和神秘。我是2007年工作调动到广东,我虽不能亲身在黄土高原生活和体验,但这确是我对她的视点有所改变,更能看到她的的整体形象。虽然,对她的印象好像没有那么具体清晰了。甚至,也有点模糊了,但更宏观了。我不知多少次在梦里回归家乡,感觉总是那么热乎乎的强烈,还是那么有生机,具有形式美感和西部诗的神韵。这种感受促使下,我在近期创作了《瑞雪兆丰年》,我想画出黄土高原内在的律动感和博博生机,我对这种感受既真切又模糊,既感到那么遥远有非常亲切,让我不住的动情和激动。在表现中我以透亮的色块、高原的起伏、塬面的鹅鹅白雪,在温暖的阳光下的灿烂,这些都显的那么温馨。装饰感的小树,寓意高原雪冬在来年会有绿色的春天。庄园的黄牛和窑洞中挂的红辣椒、红玉米的劳动成果,感受到的是火热的人气和热潮般的生机。线条感、动感、光线感、伴着神秘感。作画时我不经意中在用书法的写,泼墨山水的挥洒和皴、擦、点、染的方法于我的油画中。在高调子里表现重量感、力量感和冲击感,这无疑是自己给自己出难题。同时,画面的意味和形式感统领始终。以西方工具材料表现东方的美感和诗意,一直是我的追求。我期望我的画里能画出这种西部神韵,能画出这种天人合一的生机和勃勃生命力。我又希望这样的表现是出于我的内心,不是我刻意去追求,而是一种自然的流淌,一种不经意的表白。我力图在我的画里追求一种精神意境,画面中的山坳、土窑、草垛……我体会到她们好像就是天地人溶为一体的“黄土母亲”,她有着七筋八络和流淌的血液,涌动着鲜活、具有永恒的生命力。这里我感觉应该是一种精神——东方的精神。
  我来到肇庆工作已六年,这使我更真切认识南方的秀美和北方的雄美是截然不同的。六年的南方生活,我已经完全习惯和熟悉了这里的文化和生活,并且喜欢上了这里的秀丽山水。这有助于在我的画里有新的认识和新的突破。随着我对岭南深入的认识,在我的观念里有了一种南北的交叉和对比,我相信这种交叉,会使我的画无论在表现黄土高原,或是在我今后开始表现岭南都会有新的突破。
  徐浩艇油画作品欣赏二、 (作品一见《油画名家》):

 

《北山的河》93x64cm                         《醉红北国林》92X65cm

 

《高原雪韵》92X65cm                         《董志原》93x65cm

 

《雪》59x60cm                         《冬天的小河》

 

《雪韵》50x60cm                         《山村》50x60cm

  

《休闲女人》116x89cm                         《古松小桥》38x46cm

 

《青春年华》162x113cm                           《萌萌的青春肖像》65x82cm

联系    返回